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震驚!清冷美人私底下竟然是小哭包!?【A > 第 1 章

第 1 章

名字了。夏有期這樣想。......“同學你好,請你走上這個台子,雙手用力握緊那根杆子,最大力。”一位穿著白襯衫的中年男人坐在桌子旁,皺著眉頭看向新進來的人,又在看清他的臉龐時驟然鬆開眉頭。來人的五官精緻,一雙粉眸乾淨清透,右眼下方兩顆並列豎著的兩顆淚痣,為他增添一些生機的靈氣。“準備好了的話,就請開始吧。”男人的聲音變得柔和一些,對站在台上的夏有期說。夏有期聽見後,雙手握住金屬桿,開始發力。隨著夏...-

“叮鈴鈴——考試結束,請所有考生有序離開教室。”廣播裡的AI播報聲音聒噪又煩人,把睡在考場最後一排桌子上的人叫醒。

那人一頭晶瑩的白髮,在窗邊透進來的陽光照耀下,似乎閃著光。他微微抬起頭來,睜開雪白睫毛遮蓋著的眸子,露出一雙淺粉色的眸子。他站起身,將桌子上的試卷擺放整齊,跟隨著其他人的步伐慢慢悠悠走出考室。

人流將他帶到了一扇大門前,許多人站在門口,似乎等待著什麼。

他走到窗邊,用那雙粉眸盯著外麵盛開著的玉蘭花。

七到九月,是玉蘭花二度開放的時節。或粉或白的大朵玉蘭挨挨擠擠地攢成一團,顯得窗框勾勒的這一幅景象美麗而繁複。

“嘿,彆說,這花和你還挺配。”一個陌生人走過來,和他一起趴在窗台上。

他冇有回答,依舊靜靜地盯著窗外的景色。

“你叫什麼?”那人不依不饒地問話。

“夏有期,夏有期,請夏有期同學進入檢測室,請夏有期同學進入檢測室。”

夏有期從窗台邊離開,推開那扇大門,走進去。

現在他應該知道我的名字了。

夏有期這樣想。

......

“同學你好,請你走上這個台子,雙手用力握緊那根杆子,最大力。”一位穿著白襯衫的中年男人坐在桌子旁,皺著眉頭看向新進來的人,又在看清他的臉龐時驟然鬆開眉頭。來人的五官精緻,一雙粉眸乾淨清透,右眼下方兩顆並列豎著的兩顆淚痣,為他增添一些生機的靈氣。

“準備好了的話,就請開始吧。”男人的聲音變得柔和一些,對站在台上的夏有期說。

夏有期聽見後,雙手握住金屬桿,開始發力。

隨著夏有期的加勁,金屬桿隱隱產生出一股排斥他軀體的力量抗衡著,不論夏有期如何用力,都比他的力氣大一分。

我還真就不信了......夏有期猛地加勁,手指緊緊抓著金屬桿,關節迸得泛白,手臂肌肉繃緊,額頭冒出細細的汗珠。

突然,金屬桿上的力氣減小了,夏有期聽見台子外坐著的那人說:“可以了,下來吧。”

男人在光腦上操作著,接收著在上各個傳感器給予的反饋報告。他看了看幾份不同的報告,把他們羅列在一張表格中。

“不錯,你的各項指數都非常不錯。”男人抬起頭,盯著夏有期,觀察著他目前的狀態。

“夏有期,第一性彆男,第二性彆beta,來自第二星係對吧?”男人問。

“是。”夏有期簡單地回答。

“你的生理檢測過了,下麵往那個門走,找......陳教官。”男人把列印出來的報告單遞給夏有期,指了指身後的一扇小門,示意夏有期往那裡走,“去吧。”

......

夏有期穿過小門,裡麵是一個極為寬敞的房間,擺著許多睡眠艙一樣的艙體,有一些已經躺上了人。

“請問您是陳教官嗎?”夏有期看到一旁有一個坐在邊緣的穿著運動服的男人,向他走去,問。

那人吃驚地望著他,打量了一下他的身板,又重新審視著他的臉,緩緩開口,問:“確定是找陳教官?”

“是。”夏有期淡定等直視著他。

“哈哈,行,走吧。”見他神色淡定,男人麻溜地站起來,領著夏有期進了一台設備,“這是訓練艙,你躺進去就行了。”

夏有期順從著他的指令,躺在向後傾斜的座椅上。

“祝你好運。”陳教官把艙門關上,自己躺進對麵的訓練艙裡。

......

“監測到人員進入......”一個機械女聲響起。

“生物特征檢測完畢。”

“歡迎,夏有期。”

夏有期隻感覺失去了一瞬的意識,恢複的那一刻,他發現自己身處一片冇有邊界的空蕩房間裡。

“你好啊,夏有期。”熟悉的聲音響起,夏有期感覺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他轉過頭去看,發現是帶自己入艙的那個男人,“叫我陳教官就行。”

“廢話不多說,儘你所有的手段,攻擊我”男人走到夏有期對麵,對他挑釁地挑眉。

忽然,男人猛地往後退,雙手放在胸前,抵擋了一次衝擊。

夏有期從空中落地,一雙粉眸裡滿是戰意。他飛身上前,右手猛地出拳往對方的腹部攻去。

陳教官不停抵擋著,感受著夏有期一下比一下重的拳頭,嘴角溢位一絲淺淺的笑意。他右掌往腰側一伸,接住夏有期掃來的腿,緊緊握住,正打算動作,就感覺到夏有期借力躍起,雙腿夾住自己的腦袋,帶著自己的身子一起往後旋。

嘭的一聲,兩人重重墜地。夏有期喘息著,跪在男人身上,雙手將對方的喉嚨緊緊鎖住。

陳教官躺在地上,用手錘了錘夏有期的背,示意他放開。

夏有期從男人身上一躍而起,站在不遠處看著男人從地上緩緩站起身。

“小子,有點東西。”陳教官扶著脖子和腰,落枕似的扭了扭,“可以了,退出吧。還有個小子在等我。”

識彆到夏有期想要退出,機械女聲再次出現了。

“再見,夏有期,期待下次見麵。”

夏有期的意識再模糊一瞬,眼前白光一閃,就回到了訓練艙內。

他打開艙門走出來,正好碰見從對麵走出來的陳教官。

“走吧,送你出去,正好見見那個小子。”陳教官帶著夏有期往外走。

兩人走到快門口時,夏有期看見了一個有點熟悉的身影。那人明顯也看到了他,迎麵向夏有期走來。

夏有期正準備躲,陳教官卻迎了上去。

“你小子,也是來找我的?”陳教官同樣打量著對方,那人的身材明顯讓陳教官滿意得多。

他拍了拍對方硬挺的胸脯,問道:“小子,叫什麼名字?”

那人咧著嘴,嘻嘻地笑:“報告教官,我叫陸辭。”他麵對教官,眼睛卻往站在一旁的夏有期身上瞟。

而站在一旁思考的夏有期,在聽見對方聲音時突然想起來——原來是在窗邊問自己名字的陌生人啊......

-一位穿著白襯衫的中年男人坐在桌子旁,皺著眉頭看向新進來的人,又在看清他的臉龐時驟然鬆開眉頭。來人的五官精緻,一雙粉眸乾淨清透,右眼下方兩顆並列豎著的兩顆淚痣,為他增添一些生機的靈氣。“準備好了的話,就請開始吧。”男人的聲音變得柔和一些,對站在台上的夏有期說。夏有期聽見後,雙手握住金屬桿,開始發力。隨著夏有期的加勁,金屬桿隱隱產生出一股排斥他軀體的力量抗衡著,不論夏有期如何用力,都比他的力氣大一分。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