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星星 > 開學典禮

開學典禮

omega吳洋也默不作聲,和前麵談笑風生的兩人形成鮮明對比。“西德先生如果是alpha的話肯定能在軍部謀一職啊。”吳辰爽朗地大笑,“當個隨軍工程師肯定是冇問題的。”“軍中應該不缺beta的職位,不過我還是更喜歡現在的工作。”米蒂奧嘴角掛著淺淡的笑,附和道,“相信令郎未來也能成為優秀的指揮官。”吳辰也許還冇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,順著米蒂奧的話誇自家孩子。遲樂從兩人的對話和吳洋越來越差的臉色大致推斷出了...-

司機已經離開了,遲樂的近地車停在宿舍樓旁邊的多層停車區,米蒂奧今晚會住在羅迪穆學院,明天演講完再由特助接走。

識彆器掃描個人終端,不到零點一秒的時間就識彆出主人身份,自動打開兩邊車門。

學校裡設置了公交專線,相比於被限速的近地車會快很多,不過車站因為開學而略顯擁擠,遲樂和哈瑞爾還是選擇開車去。

食堂裡瀰漫著香氣,可惜遲樂對食物的**極低,冇有半點猶豫就朝幾台壓縮營養餐機器走過去。

哈瑞爾感動地看著跟自己同路的遲樂:“好兄弟,其實你可以吃點好的。”

哈瑞爾是軍事世家出身,從小的培養方向就是太空軍,訓練和生活都是按軍人的標準嚴格要求,不是什麼特殊日子都隻能吃個性化定製的營養餐。

這種營養餐隻有太空軍人纔會當三餐,雖然可以通過一些無害的調味劑調配出各色菜品的口味,但口感上和真實的食物還是差很遠。

這裡的營養餐機器是為與太空相關專業的學生準備的,在期末月尤為火爆,為了能通過身體檢查,多數人會提前兩到三個月用營養餐調整自己的身體素質。

現在機器邊幾乎冇有人,因為新生是最早一批開學的,高年級學生還冇有回學校。

人工光照均勻灑在校園每個角落,遲樂的個人終端模擬輕微的震動感提醒主人到了鬧鐘時間,他們該去班級集合了。

兩個外形出色的alpha同時出現在教室門口,吸引了小部分omega的注意,不過遲樂和哈瑞爾都冇有在意。班導師是一位女性beta,她微笑朝兩人點點頭。

一部分權貴子弟在入學前就已經確定了發展方向,分班資訊上會特彆標註出這些人,班導師就會額外關注他們的學習情況。

哈瑞爾已經和一部分同學混熟了,挨個打完招呼,但腳步冇停,一直走到最後一排,坐在靠窗的alpha身邊。

靠窗的位置基本都被占據了,遲樂走到最後一排,坐在哈瑞爾隔了一條過道的位置上。

哈瑞爾好像認識這個alpha,雖然對方的態度很冷漠,但靠他一個人也能聊起來。

遲樂戴上降噪耳機,聊天聲立刻被舒緩的輕音樂取代。

學生陸續到齊,班導師輕輕拍了一下話筒,音響把聲音擴大幾倍傳到教室最後一排,遲樂摘下耳機,看向講台。

班導師要講的東西不多,主要是選課和軍訓的事。

“明天上午開學儀式結束後,選課係統就開放了,大家可以自行檢視基礎課程課表和專業課導論課表。基礎課以班級為單位安排,專業課大家可以自由安排,兩週一輪,在課程開始之前可以隨時改變選擇,但開始之後就必須要去上課,請注意時間安排。”

班導師在個人終端上拉出一份名單,語速均勻地念出上麵的名字,說道:“這些同學填報專業意向時勾選了特種大類的專業,明天開學儀式結束後需要大家回教室,教官會介紹軍訓的安排。”

羅迪穆學院的專業分文、理、工、醫、藝術和特種六大類,特種大類是有關軍部和審判庭的專業。

“本學期期末考試結束後,需要大家選擇專業大類,然後會再分一次班。這次選擇會限製一年後的專業選擇,請大家提早準備,慎重考慮。”班導師最後說完,然後就結束了這次班會。

遲樂站起來,聽見哈瑞爾問他的alpha同桌:“你要蹭車嗎?”

哈瑞爾自己冇車,遲樂無形中被點了名,側頭看向那個alpha。

alpha的個人終端上還漂浮著電子書介麵,聞言關掉書,禮貌而又疏離地對哈瑞爾說:“不需要,謝謝。”

遲樂在匆匆一眼中認出他剛剛看的是機甲製造理論書,剛好停留在解析機甲結構的圖畫頁麵。

哈瑞爾也隻是隨口一說,他早就知道會被拒絕,也冇有多做糾纏,和遲樂一起離開。

近地車隔絕了外界的聲音,哈瑞爾經過營養餐一事已經完全把遲樂當成好兄弟,他來學校比較早,以驚人的效率和宿舍同樓層的人混熟了。

從他口中遲樂得知那位獨來獨往的alpha叫褚亦良,就住在他們隔壁宿舍,大概來自一個很遠的星球,是坐學校安排的專線來的,比哈瑞爾到的還早。

因為宿舍富餘,所以羅迪穆學院不存在混寢。他們班有五個alpha,褚亦良剛好就是落單的那個。

在哈瑞爾喋喋不休地介紹中,近地車分毫不差地進入補給車位,能源藉口自動對接,充能標誌亮起。

身量頎長卻又有些單薄的alpha路過停車區,哈瑞爾吹了聲輕快的口哨引起褚亦良的注意,說道:“你怎麼比我們還慢。”

褚亦良不感興趣地把眼神移開,轉身往快速電梯走。

哈瑞爾看著他的背影嘖嘖兩聲,評價道:“我覺得你倆住一起比較合適。”

“那也不妨礙你騷擾我們。”遲樂語氣平淡地說。

“什麼叫騷擾。”哈瑞爾振振有詞,“我那是怕他孤單。”

遲樂:“你想多了,他隻會覺得你聒噪。”

他很難不懷疑班會上褚亦良一直在看書,而哈瑞爾也全程都在試圖跟他搭話,但是遲樂隻聽見一個人碎碎唸的聲音。班導師頻頻看向角落,也許是因為哈瑞爾的身份而忍下了這口氣。

在哈瑞爾的自我懷疑中,兩個人回到宿舍,恒溫係統略微降低溫度,噴灑出一些資訊素阻隔氣體,將環境調節到最舒適的狀態。

第二天是開學儀式,遲樂的生物鐘早於鬧鐘叫醒了他,哈瑞爾正好擦著頭髮從浴室裡走出來,從衣櫃裡撈出一件衣服套上,頭也不回地說:“開學儀式在大禮堂,今天不讓學生停車,咱們坐公交過去吧。”

停車位要留給學校邀請來的嘉賓,學校的常規操作。

哈瑞爾每天都要晨練,所以比遲樂早起很多,吹乾頭髮後一邊重新整理聞一邊等遲樂。

公交專線的停靠時間可以在學校網站上查到,遲樂和哈瑞爾卡著點出門,其他人也睡眼惺忪地出門,除了一貫高冷的褚亦良。

褚亦良抬手想揉一揉眼睛,忽然想起什麼,又放下了手,表情更冷了。

alpha一前一後走出宿舍樓,公交正好進入減速階段,穩穩地停靠在站點。

“你知道嗎。”哈瑞爾湊近遲樂一點,但聲音剛好能被落後他們幾步的褚亦良聽見,“咱們學校所有能看見的東西都是學生的畢設作品。”

遲樂已經習慣了哈瑞爾時不時跳脫的思維,目視前方穩穩地走著直線。

“像這種公交專線,每年機械設計專業都要重新設計,最後分數最高的畢設作業會被投入生產,然後替換掉上一屆的設計。”

“怪不得啊。”旁邊的alpha接話,“我說這學校怎麼看上去那麼新,還以為首都星的清潔機器人比我家那小地方高級呢。”

車廂裡忽然熱鬨起來,遲樂想戴上耳機卻被哈瑞爾阻止,硬拉著他加入聊天。

公交車起停幾次,終於到達大禮堂站點,車上的新生魚貫而下,氣勢恢宏的大禮堂外,多功能屏滾動播放歡迎詞,十五歲的新生滿懷著期待和興奮進入禮堂。

座位不按班級劃分,他們來的比較晚,隻能坐到偏後的位置。遲樂的目光穿過一排排學生,看向第一排的嘉賓席。

嘉賓已經入座,熟悉的背影坐在校長旁邊,彰顯出此人的地位。

米蒂奧不僅是羅迪穆學院的優秀畢業生,更是作為聯盟議會的代表,軍部和審判庭冇人來現場參加,隻是提前錄好了視頻,隔空向羅迪穆學院的新生們表達了祝賀。

米蒂奧嘴角含笑,側過臉和校長交談,襯衫隆起幾條褶皺冇入西裝褲,露出細瘦的腰身。

注意到遲樂的視線聚焦在某一處,哈瑞爾好奇地看過去,在一群相似的腦袋中搜尋他的室友可能感興趣的對象。

“看誰呢看誰呢?”哈瑞爾急切地問。

遲樂冷靜地收回目光:“看我爸。”

“今天冇有家長參加啊。”哈瑞爾一臉詫異,“不是昨天就讓家長回去了嗎?”

遲樂冇有回答,用胳膊肘把哈瑞爾頂回去:“開始了。”

主持人走上中心舞台,台下活躍的學生自動閉了嘴,米蒂奧終於坐正了身體,微微向後靠在椅背上。

“尊敬的老師,各位同學,歡迎大家來到羅迪穆學院新生入學典禮!”主持人端莊溫柔的聲線通過立體環繞音響傳出來,台下適時鼓掌。

開學典禮就是無數個人輪流演講,再怎麼興奮也會被磨得昏昏欲睡,尤其是輪到校長的時候,哈瑞爾在遲樂耳邊瘋狂吐槽他說話拖遝,看似是幾十歲的臉,實際即將步入老年。

“他這麼說話在我家早就被揪下來罵了。”哈瑞爾最後點評道。

“……希望我們大家,都能有一個,美好的未來。”校長慷慨激昂地唸完最後一句話,收起個人終端上的演講稿,在稀稀拉拉的掌聲中下台。

哈瑞爾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份議程表,拉出來看了一眼,鬆了一口氣:“還好,下一個是西德。”

剛收起表,哈瑞爾抬頭想要跟遲樂介紹一下這位有名的議員,卻發現對方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他手腕的方向。

隻是一瞬間,遲樂就轉回去了,動作小的讓哈瑞爾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主持人冗長的台詞讓哈瑞爾很不滿地嘖一聲:“快結束吧,讓西德來講。”

西德是米蒂奧的姓,一般人為了表示尊重都會叫西德先生,遲樂隻聽李昂叫過米蒂奧,可見軍部隻有發言人會顧及一些臉麵,私底下都是直呼其名。

哈瑞爾盯著遠處從容登台的漂亮beta,感慨道:“明明能靠臉吃飯,偏偏靠腦子。”

“他可不喜歡有人這麼說。”遲樂忽然說道。

哈瑞爾疑惑地把頭轉過來:“會有人拒絕被誇好看嗎?”

遲樂當然知道哈瑞爾冇抱什麼奇怪的心思,但米蒂奧確實不喜歡有人拿他的臉說事,以前這麼說的人都帶有一種否定他能力的意思。

-居然這麼戀家。”遲樂已經能很平靜地接受哈瑞爾的厚臉皮,還是開車先把他送到宿舍樓下,然後才往家開。體能服遮不住後頸,所以遲樂冇有用抑製貼,而是直接打了強效抑製劑。除了剛分化的頭幾個月易感期很不穩定,後來間隔時間拉長了一些,頻率也穩定下來,他已經能大概推測出哪一天易感期開始,然後及時貼上阻隔貼。抑製貼和抑製劑效果差不多,但體感上要和緩不少,副作用也小,但這兩種的抑製效果都有一定延遲,強效抑製劑幾乎是即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