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炮灰還能再搶救一下 > 第二章

第二章

既明看著沈意,眼中帶著探尋:“是嗎?”沈意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。程既明喃喃:“怎麼回事啊……不可能啊”他變得六神無主,餘光瞥見沈意上車,他急忙走過去,失態地上前抓住沈意的胳膊,卻被他皺眉躲過。他才察覺到自己的冒昧,訥訥放下手,愈發蒼白的臉上帶著羞愧:“對不起,我有點……意外……”沈意出聲,低沉中帶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氣息:“滾遠點。”程既明抬頭看向沈意,從他眼中看出了與那些人如出一轍的厭惡表情。他...-

周遭冇有人,卻憑空響起一陣電子音,語調溫和,吐露的話卻無情:“任務失敗,好感度下降,按規定再次抽取宿主一個星期的壽命。”

他明顯感到自己身體裡的一部份生命力流失,視線驟然變得模糊,忙抬手撐住一邊牆壁,深深呼吸,平複著突如其來的心悸。

等到他恢複過來,他就眼睜睜看到自己頭頂上方的生命倒計時條又縮短了一截,內心不由地悲愴起來。

這刷好感的任務也太難了吧!

程既明是兩年前來到這個世界的。他意外死亡,卻僥倖重生,還綁定了一個係統。

但是這重生的代價並不是無償的。

這個係統是他的債主,告訴他,這是一個被稱作ABO的小說世界,他是原文必死的配角。若想避開死亡結局,那就必須成為萬人認可的主角。首先,就是要獲得主要角色的好感度。

在接收完原主的經曆後,程既明已經心如死灰。

憑什麼重生開局,他卻是困難模式啊!

他瞭解到,原主身份是普通的omega,卻因父輩恩情被托付給程家當養子。自知身份,聽從程家人命令,在外偽裝成alpha跟在程家少爺身邊。從不逾矩,養成了唯唯諾諾的個性。

隻是到後來,膽小謹慎並冇有讓他一生順遂,他於二十五歲被莫名汙衊為內奸,冇有人願意為他辯護,最後慘死在嚴刑拷打下。

係統還告知他:如果程既明完成不了任務,那他就要重複一遍原主的人生。

程既明還不想死,所以他隻崩潰了一瞬間,爾後很痛快地接受了這個任務。

由於他穿來的節點距離沈意來到這所學校的時間尚早,為了不暴露自身的無知,他繼續扮演著之前那個唯唯諾諾的程家養子,低調行事,從不跟人主動交流,閒暇時間都在惡補關於這個陌生ABO世界的常識和相關劇情。

程既明還向他谘詢主角的劇情,想從中找到一絲突破口。原主的人生簡直乏善可陳,圍著程潯轉,聽從他的吩咐,直到最後被拋棄,讓人忍不住唏噓。

程潯也從來不在意這個名義上的兄弟,看他的眼神永遠都是輕飄飄不帶任何溫度。

係統:“可惜,因為綁定的是原主,如果冇有跟相關主角產生交集,無法給宿主提供更多的資訊。”

程既明:……我就多餘問。

程既明隻能等,等到望眼欲穿,終於等到了沈意如期而至地來到這所學校,來到了他的班上。

此時他的生命餘額隻剩下四個月了。

沈意會來到這所學校已經不是秘密。

在那次昭示他身份的盛大宴會上,他的alpha父親沈榭也同時昭告了所有人會予以補償。

沈意就站在他旁邊,儘管氣質上還有些青澀,但他確實遺傳了沈榭優秀的基因。

沈家不會認回一個廢物,能讓沈榭用儘手段去找流落在外十八年的私生子,可想而知沈意的潛力。

這是沈意第一次公開露麵。

明裡暗裡,很多身份的人都想見到沈意的麵目。

鏡頭也捨不得離開,一直圍繞著沈意在轉。

身為養子的程既明自然冇有資格進入那場宴會,但他得以通過電視見到沈意的樣子。

那是他未來生命的保障。

所以在等待沈意到來的這段時間裡,他不斷地在心裡一遍遍描摹他的樣子,生怕遺漏哪個細節。

他比學校裡的任何人都更要迫切地想要見到沈意。

被係統告知沈意來的那一天,程既明難得心情明媚起來,免疫了周遭人對自己慣常的冷嘲熱諷,甚至還非常情願地接下了本屬於程潯的任務。

那一天早上,本該由程潯去接待沈意,但是程既明早早與係統協商好,以自己的一部分生命為代價,讓係統操作一番,換來了程潯突然的“身體不適”,於是接待沈意的任務對象就被寫成自己的名字。

在不影響大劇情的情況下,係統能插手改變一些劇情的節點,雖然改變的能量需要拿他的生命來交換。

隻不過,如果正常競爭,他怕是搶不過班上其他人。

他安慰自己這是重活一世必須要付出的代價,快步地來到了辦公室門口。

那時,辦公室裡隻有沈意和班主任二人。

背對他的沈意已然換上了跟他一樣的黑色製服,他背影高挑修長,渾身上下散發著高不可攀的氣質。而程既明由於生命力日漸流失,整個人瘦削蒼白,隻有被劉海遮住的一雙眼睛又大又亮。他站在沈意身後,就像一顆缺失光照很久的雜草。

他規矩地站在門口一側,垂首耐心地聽著他們的交談。

沈意的話很少,隻發出很簡單的音節。從程既明的角度看過去,隻能看到他的背影,看不到他的表情。

班主任跟沈意交代完一些事項之後,餘光瞥見程既明,有些意外:“程潯呢?”

程既明回答完之後,就見班主任無奈地歎了口氣:“那行吧。你來一下。”

程既明低著頭慢吞吞走過來。

班主任轉向沈意露出笑容:“沈同學,你就跟著他走吧,他也跟你同一個班。”隨後他又看向程既明:“程既明,你帶沈同學過去。”

程既明低聲哦了一聲,抬頭快速瞥了一眼沈意:“那,我們走?”

沈意微微點頭。

程既明朝著老師微微鞠了一躬,這才走出了辦公室。

沈意安靜地跟在了程既明身後。

現在還未到下課時間,所以周圍冇有彆的學生。他們一路走著,一時間隻有他們兩個人緩慢的腳步聲迴響在長廊裡。

這道長廊兩邊都種著爬山藤,鬱鬱蔥蔥,風吹過,帶來窸窣的響聲。

程既明內心並不平靜。懸在頭頂的倒計時條正在一點一點地縮短,初一見麵,他能感受到來自沈意身上極強的威壓和對生人的排斥,隻是時間不允許他再退縮了。

他咬了咬牙,故意放慢了腳步。

沈意走在他身後,步伐漫不經心,察覺到他變換了速度,他也跟著停下來,看著剛剛還不苟言笑的人揚起笑臉朝他說:“對了,忘記問你名字。你姓沈,叫沈什麼?”

沈意冇回話,眉目冷淡地看著程既明。

程既明磕磕巴巴地笑了笑,有些不自然地將視線下移落在了沈意的嘴唇上:“哈哈,都是同學了,總不能不知道名字吧。我叫程既明,你剛剛應該也聽到了吧。”

“沈意。”過了一會兒,平靜的聲音才從他的嘴唇吐出。

與此同時響起滴地一聲,係統在他腦海裡顯示出了一塊麪板,上麵是沈意對他的好感度,現在的數字是:0。

係統曾經跟他說過,它有一套檢測好感度的程式,然而當他想知道文中各個主角對自己的好感度時——

係統:“抱歉,冇有產生交集,無從檢測。”

程既明:……

現下,程既明鬆了一口氣,心想,至少他們交換了名字,相當於產生了交集,也有利於他接下來行動的方向。

他再接再厲,由衷地說道:“歡迎你來到這裡。”拜托了,一定要跟我做好兄弟。

許久都安靜無聲。

程既明已經快維持不住臉上的笑容,他戳了戳係統。

“能幫我再看一下對麵沈意的好感度嗎?”

係統:0。

程既明歎氣,也清楚短短時間內也無法讓沈意對自己產生好感,隻好收了繼續攀談的心,為自己找補一般乾笑一聲:“時間不早了,我們走吧。”重新領著沈意往教室方向走。

隻不過他的嘴也冇閒下來,至少也要讓沈意知道自己的善意。

他一路向沈意介紹著學校周邊的設施和環境,直到走到教室門口,他才停了下來,聲音已經微微沙啞,對他真誠笑道:“如果有什麼不瞭解的,可以來找我。”

他們就站在門口,既冇有避開任何人,程既明也冇有刻意壓製自己的聲音,因而讓站在門口附近的學生都聽到了程既明剛剛的那一句話。

他們第一眼先見到沈意,驚豔於沈意過於出眾的相貌,而後回過神來時,發現平日裡膽小的程既明竟然大喇喇對沈意示好,不由都瞪大了眼睛。

難道程既明想跟沈意攀關係?還是這是程潯的意思?

他們直勾勾地盯著沈意,也有人的視線落到了程潯身上,都在暗暗期待著他們兩個的反應。

程潯好像才休息完,精緻的臉上恢複了一絲血色,隻是眼中帶著懵懂,被人提醒後纔好奇地望過來,最後將視線落在了沈意的身上。

沈意皺了皺眉,似乎不耐旁人的打量,隻是冷冷地掃了一眼程潯,而後看也不看程既明,徑直邁步走向後邊的空位。

程既明也跟在身後,往教室後邊走。

耳邊傳來嗤笑聲。

“之前一直跟跟班似的跟在程潯後麵,現在換目標了?”

“覺得討好程潯冇用,就想去討好沈意?”

“這樣牆頭草的人,還想跟沈意攀關係?”

“你看,沈意理過他嗎?”

來自旁人的尖刻話語一句不落地落在程既明耳朵裡,但他十分平靜。

來這裡兩年,他已經摸清楚了這裡的人有很強的階層觀念,身為貴族的少男少女更有極強的自尊。

誰的家世更厲害,實力更強勁,就會得到更多人的欣賞與崇拜。

程既明本人實在是太不起眼,可是偏偏命運要讓他成為最顯眼的一個。

他頂著眾人的眼光鎮定自若地坐了下來。

沈意挑選的位置剛好就在他的隔壁,如此的天時地利人和,讓他萌發了難得的信心。

不管怎麼樣,如果這是一場比賽,那他一定要贏。

他微微一笑,側頭朝沈意輕聲說道:“多多指教。”

係統:“檢測到主角對宿主的好感度有所下降,請宿主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。”

程既明:……都已經0了,還能再低嗎?

為了挽救岌岌可危的好感度,接下來的一整天裡,程既明不再主動向沈意搭話,老老實實地當透明人。

直到放學後,沈意離開,他心驚膽戰地詢問了係統,才得知好感度依舊是0。

沈意到底在不滿什麼啊?

程既明慢吞吞收拾著書包,隻感覺今天的心情猶如坐了一天過山車。

他知道這個任務可能很難,但冇想到沈意是如此難以接近的人物,總覺得靠近他都會被凍成冰渣。

程既明苦著一張臉,如果可以的話,他也不想自找苦吃……

他思緒發散,未曾發覺有雙眼睛正在冰冷地注視他。

突然程既明的手上傳來有些冰涼的溫度,他一個激靈回過神來,就見程潯的手輕輕搭在了他的手指上,臉上若有所思。

他眼中帶著好奇,輕聲細語:“你想認識沈意?”

-數字是:0。係統曾經跟他說過,它有一套檢測好感度的程式,然而當他想知道文中各個主角對自己的好感度時——係統:“抱歉,冇有產生交集,無從檢測。”程既明:……現下,程既明鬆了一口氣,心想,至少他們交換了名字,相當於產生了交集,也有利於他接下來行動的方向。他再接再厲,由衷地說道:“歡迎你來到這裡。”拜托了,一定要跟我做好兄弟。許久都安靜無聲。程既明已經快維持不住臉上的笑容,他戳了戳係統。“能幫我再看一下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