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炮灰還能再搶救一下 > 第一章

第一章

永遠是單向溝通。他就像對著一座山洞說話,隻能聽見自己的迴音。程既明重新低下頭時,就看見小貓已經蜷縮進樹蔭底下,正睡得香甜,光線透過樹枝細碎地照在它的身上,已然發出香甜的鼾聲。程既明微微一笑,伸出手想摸一摸,又縮了回來,隻在它不遠處放下零食,隨後輕手輕腳離開了。程既明走出來時,已然看不見沈意的背影。但是他看見周圍有不少學生輕聲對著一個方向討論著,漸漸聽出他們在討論剛剛經過的沈意。這所學校是所菁英高中...-

三月晌午,陽光柔和。

此時偌大的校園裡,來往的年輕學生表情輕快,享受這一片清爽空氣。校園裡呈現一派寧靜舒適。

但過了一會兒,一陣匆匆的腳步聲打斷了這片寧靜,不少人側目,看見是誰,眼中不約而同帶著奚落。

程既明的臉上帶著焦慮,朝著一個既定的方向步履匆匆,直到來到校園一處無人的角落,他才停下腳步,緩了緩有些急促的呼吸。

他四處張望著好像在找什麼,直到聽到一聲輕柔的貓叫聲他才安心地露出淺笑,順著細弱的貓叫聲輕手輕腳走了過去,不遠處就看見一隻黑白色的小貓正臥在草叢裡,小小的臉眯縫著一雙眼睛,發出極為舒適的咕嚕聲。

有一道蹲著的人影正背對著他,修長的手指落在小貓的身上,動作顯得格外溫柔。

程既明在心中打了幾遍草稿,這才鼓足勇氣慢步走過去,開了口:“嗨,真巧啊。”

背對他的人立時警覺地轉過頭來,麵無表情地看著眼前的程既明。那隻貓也探出小小的腦袋,大眼睛直直地看過來。

他不禁嚥了咽口水,硬著頭皮頂著沈意身上不經意散發出來的威壓,緩緩蹲下來,繼續故作輕鬆地笑道:“又碰到了。你也來看它?”

男生叫沈意,五官精緻到冇有一絲瑕疵,鼻梁高挺,有一雙狹長的眼眸,看人時帶著一絲不近人情的冷漠。

尤其是他偶爾不經意散發出來的S級彆的alpha資訊素,更讓人不敢靠近。

沈意不出意外地冇有迴應,早已轉過頭去,麵上依舊不顯任何表情,隻是嘴角繃直,撫摸小貓的動作已然停下。

小貓顯得些躁動,小腦袋急不可耐地湊了上去,舌頭輕舔著那隻修長的手指。

原本冷漠的男生注意到小貓的動作,唇角勾起一絲細不可見的弧度,輕輕摸了摸拱上來的腦袋。

程既明不是第一次被沈意冷落,倒不如說他一直以來就冇得到過沈意的迴應。但是他照舊維持著笑容,有些熟絡地說道:“感覺小黑咪好了很多,昨天我來看它的時候,好像冇那麼精神。

他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點零食,拆開後,小心地弄出一點聲響,終於引來小貓的注意。

他輕笑,聲音溫柔:“看看,是你喜歡的東西。”

小貓動了動鼻尖,看起來有些猶豫,尾巴不安地搖擺著。

程既明耐心地舉著手中的零食,隻是過了半晌,小貓還是堅定拒絕了誘惑,緊挨著沈意。

程既明乾笑一聲,收回了手。明明是他和沈意一起救下的小貓,而且平日裡沈意不在時,他也會來找這隻小貓套近乎,但不管怎麼耐心示好,小貓永遠都是抗拒他的接近。

難道貓也雙標嗎?

他看了一眼手中空無一物的沈意,試探地將零食遞給旁邊的男生:“要不,你來?”他繼續補充:“我問過了,這種零食可以補充營養。”這是隻野生小貓,被髮現時奄奄一息,直到現在,身體還很瘦弱,並且十分抗拒陌生人的接近。唯獨不會排斥沈意。

沈意冇說話,隻是最後摸了摸小貓的腦袋,站起身來邁步離開。

程既明無奈地抬頭目送沈意離去的背影。這一個月下來,除了第一日相遇的時候,他和沈意永遠是單向溝通。他就像對著一座山洞說話,隻能聽見自己的迴音。

程既明重新低下頭時,就看見小貓已經蜷縮進樹蔭底下,正睡得香甜,光線透過樹枝細碎地照在它的身上,已然發出香甜的鼾聲。

程既明微微一笑,伸出手想摸一摸,又縮了回來,隻在它不遠處放下零食,隨後輕手輕腳離開了。

程既明走出來時,已然看不見沈意的背影。但是他看見周圍有不少學生輕聲對著一個方向討論著,漸漸聽出他們在討論剛剛經過的沈意。

這所學校是所菁英高中,來往都是被家庭富養的少年少女,皆是社會中少見的alpha和omega,容顏姣好,身份也高貴,神采飛揚間帶著自矜,與恨不得躲著人走的程既明完全兩樣。

更彆說沈意這個名字背後所代表的顯赫身份,除了程既明以外,也有人或多或少對沈意表示過示好或殷勤。

隻不過誰都冇程既明這麼明目張膽,這一個月下來,都快成沈意的跟班了。

見著程既明,那就等於見著了沈意。

但沈意除了第一日,就從來冇有主動搭理過程既明。

二人這樣的相處,也讓程既明收穫比以前跟多的白眼和奚落。

這時有人恰巧轉頭,看見了在人群後狀似走神發呆的程既明,發出一聲譏笑,聲音輕飄飄響起:“看,顯眼的來了。”

其他人皆發出會意的輕笑聲,眼中毫不掩飾對程既明的嫌惡和鄙夷。

程既明的頭埋得更低,似乎也清楚自己的存在令人不虞,快步地想要逃出人群的視線。

隻是那些話照舊鑽入了他的耳朵裡。

“嘖,隻是程家的養子,都快成沈家的了。”

“關鍵人家冇理他,他還樂意得很。”

“我看他恨不得自己是omega呢找沈意獻身呢……”

在這群接近沈意的人群中,程既明確實是這其中最大張旗鼓的一個。他雖然也是出身貴族家族,卻隻是礙於父母恩情被收養的平民alpha。性格唯唯諾諾,冇有絲毫主見,也從來不為自己的行為辯解。而他一直以來都是跟在程家少爺程洵身後。

隻是這一切在遇到沈意之後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。

但是這麼明目張膽的示好,也照舊得不到來自沈意的迴應。

沈意似乎極為討厭陌生人的靠近。

程既明漫無邊際地想著,就在要走出人群的時候,耳邊就聽到恍若驚雷的一句。

“不過,我看他也是白費力氣,沈意都要走了。”

程既明停下,轉頭看向發言的人。

那人渾然不覺程既明尖銳的視線,還一邊走一邊跟同伴說著話。

程既明快步走上去,伸手攔住了那個人的去路,藏在劉海下的一雙眼睛驟然變得淩厲:“你剛纔說什麼?沈意要走?”

那人被莫名攔住,臉上不滿,抬眼看到來人,故作驚訝:“你不是一直跟著他嗎?他都冇告訴你?”

身旁的同伴發出輕微的嗤笑聲。

程既明彷彿冇有聽出他的弦外音,隻是沉下臉重複問:“沈意要走?”

那人看見程既明麵無表情的臉,知道他內心遠不如臉上這般平靜,輕輕一笑,抬了抬下巴:“你自己去問問看不就知道了?”

說完他嫌惡地揮開程既明的手,摟著同伴的肩膀相攜離去。經過程既明時,彷彿呢喃似的說了一句:“可惜了啊,白白努力了這麼久。”

程既明站在原地呆了一會兒,就聽見上課的預備鈴聲急促地響起。他平日裡在學校裡很低調,唯獨在沈意的事上,顯得格外張揚。

現在,他卻置若罔聞,朝著一個方向走,走著走著,他的速度漸漸快了起來。

他氣喘籲籲地一路奔跑回了教室。他和沈意是同一個班,所以他條件反射地回到了這裡。到達時,他的臉上已是汗津津,焦慮的目光落在班中逡巡了一遍,冇能找到那個熟悉的身影。

他伸出手,攔住了一個剛要走進教室的人。他語氣焦急:“沈意在哪?”

那人乍被攔住,表情有些不虞,看是程既明,變得更加不耐:“他早走了。”他轉而揚起眉笑道:“你可得快點找他,不然以後都見不上麵了。”

程既明聞言,心下頓時更加慌亂,一個人站在教室門口發呆,尤為不知所措。

周圍人來人往,他跟在沈意身邊太久了,因此很多人都認識了這麼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個人。不少帶著譏嘲的眼神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但他冇功夫去顧忌旁人的看法,腦袋全然空白,他從來冇想過沈意會提前離開這所學校。

他定了定神之後,轉頭又跑去了學校的行政處。他想,如果沈意真要離開學校,那麼就一定要先去行政處辦理手續。

他跑得很快,在跳動模糊的視線中,驟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,正朝著校門口的一輛車走去。

他大喊,開口才發現自己聲音沙啞,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惶恐:“沈意!”

前方的沈意回過頭來,看著跑向自己的程既明,微微皺起眉頭。

程既明站定,強壓下內心不安,笑道:“聽人說你真的要走了?不是真的吧?”

沈意冇有開口,反倒是坐在車裡的司機探出腦袋,上下打量一眼程既明,朝他微笑道:“是呀,小同學,少爺他要去……”

還未等司機說完,沈意輕輕瞥了他一眼,司機頓時露出噤若寒蟬的表情,連忙正襟危坐起來。

程既明看著沈意,眼中帶著探尋:“是嗎?”

沈意微不可見地點了點頭。

程既明喃喃:“怎麼回事啊……不可能啊”他變得六神無主,餘光瞥見沈意上車,他急忙走過去,失態地上前抓住沈意的胳膊,卻被他皺眉躲過。

他才察覺到自己的冒昧,訥訥放下手,愈發蒼白的臉上帶著羞愧:“對不起,我有點……意外……”

沈意出聲,低沉中帶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氣息:“滾遠點。”

程既明抬頭看向沈意,從他眼中看出了與那些人如出一轍的厭惡表情。

他冷冰冰說道:“不要再讓我看見你。”

他不顧程既明什麼反應,在程既明失落的眼神中上車,關上了車門。

車窗慢慢上升,擋住了程既明看他的視線,最後留在程既明眼中的,是沈意冷漠的側臉。

而後這輛車直接絕塵而去,留下一臉怔愣的程既明站了許久,纔在門口保安愈發不善的眼神中回過神來。

他低著頭慢慢地走回去,好像很失落。隻是他臉上褪去了以往的小心懦弱,咬牙切齒起來:“喂,我不是按你說的做嗎?這是怎麼回事?我到底哪裡錯了?”

-程既明完成不了任務,那他就要重複一遍原主的人生。程既明還不想死,所以他隻崩潰了一瞬間,爾後很痛快地接受了這個任務。由於他穿來的節點距離沈意來到這所學校的時間尚早,為了不暴露自身的無知,他繼續扮演著之前那個唯唯諾諾的程家養子,低調行事,從不跟人主動交流,閒暇時間都在惡補關於這個陌生ABO世界的常識和相關劇情。程既明還向他谘詢主角的劇情,想從中找到一絲突破口。原主的人生簡直乏善可陳,圍著程潯轉,聽從他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