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明若小說 > 第811章 細作

第811章 細作

帶鳳華’……如果,自己把這九尾鳳釵給了三皇子,鈺兒再賜予他的王妃。有鳳華相伴,與太子爭奪帝位豈不是事半功倍。自己一直將九尾鳳釵握在手中,隻是因為它名頭大,不想便宜了皇後。冇想到,這鳳釵是真的帶有氣運呢。“此件事了,太後好自為之吧。”君澈一臉冷肅,飄然而去。明若也不想留在這裡,看太後一臉呆滯兩眼精光:“今日叨擾太後良久,清凰告退。”臨走時還讓董嬤嬤把自己的衣裳要了回來,生怕錢太後再整出什麼幺蛾子來。...“我聽瑄兒說,等你批閱的奏摺已經堆積如山。”明若覺得雲皇陛下晚上加班,都不一定能看完。

“說正事的冇幾本,幾乎都是建議儘快選秀的,我讓柯公公送去廚下燒火了。”司皓宸說的理直氣壯。

“……”明若衝司皓宸比了個大拇指,“吾皇威武!”

“哈哈。”司皓宸將明若抱進內殿,輕輕放到床上,“今兒折騰了大半日,還是睡一會兒吧。”

“可我不困,睡不著呀。”明若滾到床裡,發現拔步床的欄板都上都覆了軟墊,明若用手戳了戳,不但厚還很軟,“你吩咐人圍上的?”

“嗯。”司皓宸把明若勾回懷裡,“你睡覺太不老實,這樣穩妥些。”

“也還好吧……”明若可不認為這是自己的問題,根本就是這龍床雕工太複雜,自己還睡不習慣,偶爾撞一下也算正常。

雲皇陛下費了些功夫才把皇後哄睡,正要陪睡,就聽到柯公公的腳步聲由遠及近。

柯公公剛走到寢殿門口,雲皇陛下已經先一步走出來,衝他比了個噤聲的手勢,示意他走遠點回話。

柯公公退到廊下,壓低聲音道:“陛下,大將軍府的蘇老夫人和南戎王都遞了帖子來,求見皇後孃娘。”

“讓他們明日進宮。”司皓宸司皓宸微微偏頭,就看到一個小太監在外麵探頭探腦的,衝樹上的十五打了個手勢。

那小太監藉著太極殿前的一株梅樹做掩護,正往裡麵瞧,忽覺衣領一緊,正要呼救,就被十五一個手刀打暈了。

初二趕過來要審問一番,人已經暈過去了,不由皺眉:“你給他弄暈作甚?”

“皇後孃娘剛歇下,誰敢把皇後孃娘吵醒,主子能把誰的腦袋揪下來。”十五一副我是在拯救你腦袋的模樣。他蹲樹上看得清清楚楚,主子唸了許久話本子,皇後孃娘才睡著的。

初二也是無法反駁,直接把人提去暗牢,才一盆冷水潑醒了。

“啊!”那小太監打了個激靈,睜開眼發現,自己被關進了暗室,整個人成大字被鐵鏈鎖在木架上。

暗室的主要光源來自麵前的大火盆,火盆裡還有兩把燒的通紅的烙鐵。黑黢黢的牆壁上掛滿了各式刑具,大部分刑具上殘留著斑斑血跡。

小太監暗道不妙,哆哆嗦嗦地看向麵無表情的初二:“大……大人……”

“你是誰的人,讓你來太極殿做什麼?”初二見人醒了,馬上審問。

“奴才叫劉全,在司衣司當差。”小太監避重就輕回答,“掌衣姑姑讓奴纔去浣衣局取漿洗好的布料……”

初二懶得聽他廢話:“司衣司和浣衣局都在西邊,你繞到太極殿作甚?”

“奴才……奴纔在想事情,不小心走錯了方向。”小太監汗都下來了。

“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。”初二打了個手勢,一名暗衛從暗影裡出來,拿起燒在火盆裡的老鐵,向小太監胸前按下。

小太監的眼睛越瞪越大,看著燒紅的烙鐵越來越近,胸前的布料被燎出一陣青煙……

“奴才招……全都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小太監秒慫,烙鐵還是燒穿了衣袍,烙在他身上,一陣皮肉焦糊的味道彌散在牢室裡。

初二打了手勢,暗衛將烙鐵放進火盆,人也退回到暗影裡:“說!”

“……”小太監疼得眼前發黑,恨不得昏過去。..

“需要潑辣椒水給你醒醒神?”初二不由蹙眉,就這軟骨頭,還學人家當細作……

“不不不……奴才說……說……”小太監努力把飄出去的魂兒拽回來,哆哆嗦嗦道,“負責司衣司采辦布料的賀成……時常跟奴纔打聽一些宮裡的事情……奴才說的都是宮裡當差都知道的……從未透露任何秘辛……”

“嗬……”初二都被氣笑了,“你是不想透露嗎,隻是不知道罷了!”

宮裡主子少,太極殿又如鐵桶一般,太極殿之外的人根本打探不到任何訊息。

“……”小太監被戳穿也不再辯駁。

“那賀成又是誰的人?”初二接著盤問。

“奴才,不……”小太監剛想說不知道,看初二又去拿烙鐵,連忙改口,“賀成是賀尚書府上的旁支……”

初二本也由姓氏聯想到了賀豐那老賊,但看這小子目光閃爍,又給他來了一烙鐵,牢室中又響起了小太監的慘叫。

這次,小太監是真的疼暈了,被一盆冷水潑醒後,徹底嚇破了膽:“他雖是賀家旁支,但不受家主看重。賀成的妹妹嫁與了王侍郎的庶子,他跟王家比本家更加更親近……奴才就知道這麼多……其他的,真的不知道了……”

“你都跟那賀成說過些什麼?”初二繼續追問。

小太監瞥了眼又燒紅了的烙鐵,一五一十全都招了。

明若最近有些嗜睡,午覺睡到掌燈時分才醒來。

“皇後孃娘,是現在傳膳,還是等陛下回來?”紫蘇上前為明若更衣綰髮。

“等著吧。”明若端起董嬤嬤送上的水果茶抿了一口,“操辦端午宮宴,可有些頭緒了?”

“皇後孃娘放心,禦膳房的管事已經擬好了菜品單子,紫蘇也把做各色粽籺方法教給他們了。禮部和內務府已經著手佈置宴廳,還安排了在玄武湖上賽龍舟呢。”

“好,嬤嬤先幫忙盯著些,有什麼處理不來的,就告訴我。”既然攬下這活計,明若還是很上心的。

“皇上已經讓白大人督辦了,不會有差池的。”董嬤嬤覺得,隻要有銀子,彆說端午宮宴,再大的宴席,白大人也能辦好。

“唔?”明若會心一笑,還是雲皇陛下會心疼人,白燊督辦的話,有什麼問題肯定去找他,根本就不需要自己操心了。

“笑什麼呢?”司皓宸款步走進來。

“自然是笑我家夫君英明神武嘍。”明若吩咐霽月傳膳。

雲皇陛下對皇後孃孃的恭維很受用:“以後到了時辰就傳膳,不必等我。”

“偏不。”明若端著肩膀,“你不按時用膳,我和寶寶也要陪著你。”對自己下手,她可不會微笑著原諒她的,希望霽雪不會讓她失望吧。主仆兩人回到竹苑,霽雪取了庫房鑰匙,和嫁妝單子來。明若搬了把圈椅坐在廊下,看著初三帶著兩個暗衛和霽雪一起清點嫁妝。明若的嫁妝確實豐厚,四個人點了一個多時辰才點清。霽雪去小廚房,將冰鑒裡冰的酸梅湯取出來,盛進琉璃盞裡。霽雪怔怔地看著酸梅湯,想到公主殿下說要將自己嫁出府去……隻有公主身子不好,才需要多些人在身邊伺候,這樣自己纔有機會接近王爺。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