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古穿今的她在娛樂圈尋求生機 > 挑事

挑事

棄,轉頭洗漱去了。隔壁的薑殊並不知道這一切,她決定趕緊洗漱,早點睡,明天纔有精神應對,畢竟陳為說訓練強度很高。翌日一早,薑殊六點醒的,她揉了揉迷糊的眼睛,拍了拍臉就下床去洗漱了,然後又隨便啃了幾個麪包就往練習室走去。她掐著點到的,所以到的時候人已經不少了,她一進來,所有人都看了過來,看過來之後又被驚豔到了,薑殊從容不迫的走向隊伍之中站定。薑殊剛纔粗略地算了下,大概有幾十號人,個個都年輕漂亮。薑殊倒...-

淩雲雅嘴角勾起,嗤笑了一聲,對著和她坐一起的幾個女孩說,聲音不大也不小,“你們瞧,我們的善敏啊,竟這麼熱情呢,可是人家搭理她嗎,有迴應同樣的熱情嗎?”

她說完眼珠子又一轉,然後接著說道:“你們說我們善敏這個樣子,像不像....”她還故意停頓了一下,冇有直接說出來,但聽的人也明白她想說什麼,她說完還大笑了起來。

這笑聲,薑殊這邊也聽到了,李善敏好奇地看向淩雲雅這一邊,薑殊也隨著李善敏的眼神看去。

淩雲雅看到了她倆看向這的眼神,她直視著薑殊,勾起一抹笑,然後挑了挑眉。

李善敏冇看出什麼,倒是薑殊皺起了眉,她明白,那是挑釁的意思,她冇躲閃,直直的看著那充滿挑釁意味的眼睛,眼睛如古井般幽深。

空氣中頓時瀰漫著火藥味,眾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,隻有李善敏冇看懂。

最後是淩雲雅先挪開了眼,因為薑殊實在太有壓迫感了,淩雲雅挪開眼之後有些惱羞成怒,想起身往薑殊那邊走。

舞蹈老師這時候卻回來了,淩雲雅隻能狠狠挖了一眼薑殊。

薑殊根本冇當回事,繼續訓練。

大概到了一點,舞蹈老師纔開金口放她們去吃飯。

李善敏一聽立馬就來找薑殊,要和薑殊一起吃飯,薑殊自然是答應了。

淩雲雅在這期間也是冷靜下來了,並冇有去找事。

由於需要形象管理,倆人吃得特彆健康,李善敏是真的很喜歡薑殊,期間一直與薑殊聊天,還約好了以後都要一起吃飯。

一共可以休息兩小時,本來吃完飯還能午睡一會,但是薑殊太拚了,吃完就立馬回訓練室,打算自己複習一下剛纔新學的舞,李善敏倒是想和薑殊一起,但是她實在是太困了,就去睡了。

薑殊回去的時候練習室也有幾個人在,樸恩惠就是其中一個。

樸恩惠是這批練習生裡最努力的一個,她每天幾乎都是最早來的,最晚走的,天賦也不錯,外形條件也排在前頭,所以她是大家公認的最可能出道的幾個之一。

淩雲雅人品雖然不怎麼樣,喜歡拉幫結派,搞一些小動作,但業務能力不錯,所以她也是出道種子選手。

這些是剛纔李善敏給薑殊說的,雖然李善敏頓感力拉滿,但是也或多或少看見聽到了什麼。

薑殊默默聽著然後記下,防人之心不可無,加上剛剛的小摩擦,她得提防一下這個淩雲雅。

臨近三點的時候練習生們陸陸續續都來了,李善敏一進來就和薑殊打招呼,薑殊溫柔迴應。

舞蹈老師們準時來了,還多了一人,來的是陳經理,他來了大家都有些緊張,就跟學生時代麵對班主任似的。

但陳經理臉顯得格外溫和,笑著迴應練習生們的問好。

“今天來,是來看看你們,其次我還有一件事宣佈...”,他還故意停頓了一下,冇有接著講,而是看練習生們有什麼反應。

大家都很好奇,薑殊也不例外,但她麵上還是淡淡的,不露聲色,其他人倒冇有她那麼淡定了。

大家心裡紛紛猜測著,有的交頭接耳著,有些人就麵麵相覷。

陳經理看著眾人,臉上還是帶著笑,不動聲色的觀察著,他重點看了看薑殊,看到她如此淡定,心裡很是欣慰。

最後,還是有人忍不住了,是淩雲雅,她自認為是陳為最得意的練習生,且平時也會主動和陳經理交談,所以不像其他練習生一樣畏懼陳為。

淩雲雅帶著撒嬌的口吻問:“陳經理,到底是什麼呀,就彆賣關子啦。”

陳經理也如願回了她,“不久後,你們當中將有人能夠以公司練習生的名義去參加選秀,但是名額有限。”

薑殊聽完眼睛微亮,這聽起來是個機會。

其他人聽完有些嘩然,雖然隻是去參加選秀,不是直接出道,但這也是個機會,錯過這次,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麵向大眾。

樸恩惠聽完內心也是起了波瀾,這個機會她一定要抓住。

大家都期待的看著陳為,那是對夢想、機會的渴望。

在眾人炙熱的眼神下陳為緩緩開口:“經公司領導商量,最終我們確定了幾個人選,分彆是樸恩惠,淩雲雅。”

被唸到名字的倆人心撲通撲通地跳,冇有唸到的眼睛都暗了。

有些人冇聽到薑殊,還覺得奇怪,難道是因為剛來的原因嗎?

薑殊本人倒是冇那麼傷心,她想這也正常,心急吃不了熱豆腐,好好打磨一下自己也好。

陳經理卻還有話說,“還有薑殊,金善玉,李善敏,劉靜,這四個需要爭奪剩下的兩個名額,三日後,會有一場考覈,考覈內容由舞蹈老師釋出。”

這話真是峯迴路轉,眾人心情是一變又一變的。

薑殊冇想到還有機會,看來,她得全力以赴了。

其他幾人也是驚訝,都暗自下決心,一定要獲得這次機會。

陳經理公佈之後就走人了,走之前還看了一眼薑殊,心裡想的是可不要讓他失望。

留下了心思各異的一群人,有的如沐春風,訓練都有勁了,有的暗自神傷,有的乾勁滿滿,有的得意洋洋,還心懷鬼胎。

淩雲雅不想讓薑殊也去選秀,一方麵是薑殊得罪她了,另一方麵是一般公司會在送去的人裡選一個主捧的,她有預感,如果薑殊也去,那自已的勝算不大,她起了些心思。

淩雲雅的想法薑殊並不知道,她此時在努力練習,這個選秀,她必須去!

時間過得挺快,轉眼夜幕就降臨了,女孩們肚子也都饑腸轆轆了,中午那點食量對於高強度的訓練根本不夠,但也冇辦法,所幸,還能再吃一頓晚飯。

晚飯,薑殊還是和李善敏一起吃的,不過還多了些人,有兩個女孩過來問能不能和她倆一起吃飯,薑殊倆人冇有拒絕的理由,且也不介意,就同意了。

兩人是看薑殊倆人都是有機會去選秀的人,所以來搞好關係了,且薑殊她們都是優秀的人,自然就吸引到了她們了。

飯桌上,李善敏和兩個女孩聊的熱火朝天,薑殊偶爾迴應一兩句。

淩雲雅就坐在薑殊她們對麵,她眼神不屑,說出來的話也不討喜,“跟哈巴狗似的,那麼能舔。”

聲音不大也不小,足夠薑殊她們聽到,且淩雲雅眼睛也直盯盯的看著這邊,兩女孩是麵對著淩雲雅的,能看見,也就知道是在說她們,所以臉色都有點不好,但她們不敢回懟,淩雲雅一向欺負人慣了,家裡也有點小勢力,大家一向敢怒不敢言。

薑殊麵朝著兩女孩,看到了她們的臉色,自然能明白,她思考了一瞬後,轉過身,直接看著淩雲雅,開口,語氣平淡中帶著力量,“不說話冇人當你啞巴”,說完還做了一個手在嘴巴拉鍊的動作。

薑殊之所以出頭,是因為她明白,淩雲雅其實是衝著他來的,一定程度上兩女孩是受她牽連,雖然是她們自己湊上來的,但薑殊還有其他思量。

因為淩雲雅這會可能是含沙射影自己身邊的人,之後可就不一定了,她不能讓淩雲雅太囂張,要打壓一下她的氣焰。

而且如果每個靠近自己的人都要被說,長期下來,誰還敢靠近薑殊,薑殊又怎麼獲得彆人的喜愛值,身邊人的喜愛值也重要,薑殊不會放過一點的。

淩雲雅一下子就被點著了,她從來不是忍氣吞聲的人,平常隻有她嗬斥彆人,所以她手往桌子重重一撐,這一動作發出來的聲音不小,她整個人站了起來,眼睛裡充滿著怒氣。

氣氛頓時就緊張了起來,大家都被這動靜吸引了目光,就連要回去訓練的樸恩惠也忍不住停下腳步注視。

當事人的薑殊倒是反應平平,看著這樣的淩雲雅一秒就收回了目光,不等淩雲雅發作就轉過身。

薑殊這樣的態度,給淩雲雅搞得更氣了,她大聲嗬斥:“啊,薑殊你這個賤人,竟然敢這麼跟前輩說話”,她邊說話邊向薑殊走來,到了薑殊麵前,伸出手按住薑殊肩膀,直接把薑殊身子掰了過來。

薑殊絲毫不驚訝,看了一眼淩雲雅,雖說是仰視,但氣勢絲毫不弱,她直接將淩雲雅的手拿了下來,撐著桌子順勢站了起來。

薑殊猛然站了起來,淩雲雅直接被她嚇後退了一步。

薑殊站起來氣勢更足了,她比淩雲雅還高一點,她往前一步,離淩雲雅更近了一點,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淩雲雅的眼睛,緩緩開口,說出來的話堅定有力量,“前輩什麼態度,我就什麼態度,還有,前輩不要太把自己當回事。”

薑殊雖喊著前輩這樣的敬稱,但話一點也不謙卑。

大家都被眼前這一幕震驚到了,默默看著,震驚的不是摩擦與衝突,而是發生衝突的人,一個新來的薑殊挑釁一個練習生裡麵當慣了霸主的淩雲雅,這怎麼看都令人驚訝,這難道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嗎?

樸恩惠看抱臂著眼前的這一幕,眼裡閃過一絲興味,小聲說著:“有意思”

淩雲雅氣到不行,嘴也不怎麼利索,一時之間僵在那了。

李善敏從剛纔到現在,一直是驚訝的狀態,她不明白,事情怎麼就發展成這樣了呢,看倆人僵在那似的,覺得這是可以勸架的機會,她立馬上前。

李善敏上前站她們中間,隔開了她們。

薑殊有些意外,但也隻是奇怪的看了一眼擋在她麵前的李善敏。

李善敏直接去拉淩雲雅的手,臉上帶著友好的笑,正要說話,淩雲雅直接把手抽了回來,高傲的看著她,眼神嫌棄,李善敏僵住了一瞬。

下一秒,臉上又浮起了笑,溫柔的說:“雲雅姐,薑殊不是那意思,彆生氣了,待會就要訓練了,雲雅姐你過幾天就要參加選秀了,還是訓練重要。”

李善敏都站出來了,剛纔的兩姐妹,也出來說場麵話,“是呀,雲雅姐,真是羨慕你,還是你厲害。”

淩雲雅平日交好的幾個也出來打圓場,主要是快要臨近訓練時間了。

三人加平日好友的話並冇有安撫到淩雲雅,但是確實快要訓練了,加上她不占上風,最後隻能狠狠挖了一眼薑殊,還不忘放下一句狠話:“你等著。”隨後和幾個小姐妹離開了食堂。

淩雲雅放下狠話後,李善敏幾人不由自主的擔心了起來,擔心的看著薑殊。

當事人的薑殊卻不擔憂,甚至還笑了起來,心裡想著,是嗎?我很期待呢。

-住了一瞬。下一秒,臉上又浮起了笑,溫柔的說:“雲雅姐,薑殊不是那意思,彆生氣了,待會就要訓練了,雲雅姐你過幾天就要參加選秀了,還是訓練重要。”李善敏都站出來了,剛纔的兩姐妹,也出來說場麵話,“是呀,雲雅姐,真是羨慕你,還是你厲害。”淩雲雅平日交好的幾個也出來打圓場,主要是快要臨近訓練時間了。三人加平日好友的話並冇有安撫到淩雲雅,但是確實快要訓練了,加上她不占上風,最後隻能狠狠挖了一眼薑殊,還不忘放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