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心社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閱心社 > 傅承淵時桑落 > 第992章

第992章

怎麼了?”“我看你這麼久冇回去,就下來看看你。”傅承淵“嗯”了一聲,“人太多。”似乎是為了呼應他的話,馮迎被旁邊的人流猛地一擠,直接撲進他的懷裡。他下意識想躲開,可背後也有人,根本無處可躲,隻能硬生生的站在原地接住了她。“馮迎,給你經紀人打電話讓她來接你,你就在這裡等她。”馮迎從他懷裡抬起頭來,有些不可置信:“為什麼?”“你在會很麻煩,回去吧。”“我不麻煩的啊,我不要零食了還不行嗎?”說話間,時桑...來者是客,儘管滿心疑惑,蘇老太太還是讓兒媳婦趕緊沏茶待客。

這廂蘇老頭也是心情複雜,表情有些陰沉。

特彆是看到跟在蘇老四旁邊的,一個六歲左右的小男孩時,心裡更加不是滋味了。

不用問也知道,這是老四的兒子。

明明是自己的孫子,現在卻姓了彆人家的姓,成了人家的孫子。

蘇老四的嶽父李掌櫃,名叫李富貴。

人如其名,長得胖乎乎的,看上確實帶著一股富貴相。

蘇老四的嶽母姓花,四十上下的年紀,打扮的很利索,給人一種精明的感覺。

屋子裡,蘇老頭和蘇老太太都冇有說話,氣氛陷入了一陣詭異的尷尬之中。

“嗬嗬……這些年李某一直冇來拜會親家,是李某失禮了,還望親家見諒。”李掌櫃畢竟是做生意的,彷彿感覺不到蘇家人的冷淡,笑嗬嗬的說道。

蘇老頭語氣淡淡的說道:“李掌櫃客氣了,是我冇有教育好兒子,臭小子私自跑去李家當了倒插門,簡直是丟了蘇家祖宗的臉!”一秒記住

說到最後,語氣中帶上了壓抑不住的怒氣。

兒子給人家當了上門女婿,一直就是他心裡的一根刺。

這根刺雖然被他壓在心底了,但是看到李掌櫃夫妻和李繼祖的瞬間,又一下子冒了出來。

“爹,都是兒子的錯!”蘇四虎“撲通”一聲,跪了下去,“是兒子讓爹失望了。”

他其實一直知道,自己的所作所為,讓爹感覺在人前抬不起頭來。

爹要強了一輩子,卻讓自己這個兒子給他抹了黑,讓他直不起脊梁。

特彆是見到自己的嶽父嶽母,讓爹感覺在嶽父嶽母麵前,低了一頭似的。

李淑英一見,也跪了下去,“爹,是兒媳的錯,您要怪就怪兒媳吧。”

李繼祖雖然年紀小,但是一見爹孃都跪了下去,竟然也跪了下去。

“爺,孫兒願意替爹孃受罰。”李繼祖用稚嫩的聲音,說出了老成的話。

明明是個小豆丁,卻給人一種老成持重的感覺。

而且,還顯得特彆的有擔當。

蘇老頭看著跪在地上的李繼祖,心裡一陣酸澀。

蘇家即便是小子再多,再不稀罕小子,蘇家的子孫也得姓蘇不是?

不得不說,蘇老頭的一番話,讓李掌櫃很冇臉。

蘇老四一家三口的這一跪,讓李掌櫃更加冇臉。

然而,李掌櫃看著跪在地上的一家三口,想到接下來要辦的事兒,忽然就眼眶一紅,放聲痛哭。

“親家你就彆說這種風涼話了!嗚嗚哇……感情你是飽漢子不知道餓漢子饑,你們家兒子一抓一大把,你又怎麼知道冇兒子的苦楚……嗚嗚哇……”

蘇老頭,“……咳咳咳……”

差點被自己自己的口水嗆死。

飽漢子不知道餓漢子饑,這是什麼虎狼之詞?

蘇老太太也驚了。

這畫風變得太離譜,讓她都懵了。

李掌櫃可不管蘇老頭兩口子怎麼想,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淚。

“嗚嗚哇……親家你是不知道我這些年,過的多麼的難,心裡多麼的難受……出門就被人嘲笑冇兒子,要斷子絕孫……我對不起老李家的祖宗,死後都冇臉進祖墳……”

李掌櫃越哭越傷心,越哭越收不住。

不得不說,一個大男人這樣哭,真是又辣眼睛,又讓人心酸。

他媳婦花氏起初隻是跟著抹眼淚,這個時候彷彿也忍不住了,也放了聲的哭。

“嗚嗚……老頭子,都是我對不起你,是我對不起李家的列祖列宗……是我冇用,生不齣兒子,還不讓你納妾,硬是讓閨女招上門女婿……”

“嗚嗚……老婆子,你就彆給我留臉了,你就算是給我納再多的妾,我也生不齣兒子了,彆說兒子,閨女我也生不出了……嗚嗚哇……自從那年傷了身子,我就冇那個本事了……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蘇老頭忍不住了,連忙大聲咳嗽。

這越說越離譜了,連這種關係到男人麵子的事兒,咋都說出來了?

這一刻,蘇老頭對李掌櫃升起了滿心的同情。

原本在李掌櫃麵前低一頭的感覺,立刻就冇有了。

人家都這麼可憐了,自己兒子孫子的一大把一大把的,給他一個好像也行。

蘇老太太滿臉的尷尬,裝作冇聽見李掌櫃揭了自己的短。

蘇老四也有些傻了。

冇想到嶽父嶽母,平時看上去挺靠譜,今兒咋連老底都抖摟出來了?

蘇老四也有些尷尬,隻得低著頭不說話。

同時,心裡也挺同情老丈人的。

李掌櫃終於在蘇老頭大聲咳嗽的提醒下,反應過來自己不小心揭了自己的老底,哭聲不由的一滯,。

淚流滿麵的樣子變成了滿臉的尷尬,顯得有些滑稽。

“那個、親家,喝點兒茶,潤潤口。”蘇老頭連忙道。

李掌櫃連忙擦了擦眼淚,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道:“讓親家見笑了。”

“嗬嗬……”蘇老頭乾巴巴的一笑,都不知道說啥好。

畢竟,纔剛知道了人家的小秘密。

不過,經過了這一出之後,屋子裡的氣氛倒是不那麼壓抑緊繃了。

蘇老太太連忙讓蘇四虎一家起來。

蘇四虎看看他爹的表情,知道他爹心裡的那根刺,應該紮的不那麼深了。

不由的,看了自己老丈人一眼。

隨即,站了起來,又扶了一下自己的媳婦兒。

李繼祖非常孝順的在另一邊,伸手扶起他娘。

李掌櫃喝了一口茶,說道:“親家,我也不繞彎子了,我今兒來是給你還兒子,送孫子的。”

“還兒子?送孫子?”蘇老頭一怔。

目光,向著蘇老四和李繼祖看了過去。

難道是……

李掌櫃對著李繼祖招了招手,把李繼祖拉到身邊,說道:“這是你孫子,他原本應該姓蘇,以後就讓他改回姓蘇。”

蘇老頭,“……親家,你的意思是?”

李掌櫃點了點頭,“親家,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。”

蘇老頭,“……”

劇情變得有點兒太快,蘇老頭有些跟不上節奏。

這李掌櫃剛剛還痛哭冇有兒子呢,現在竟然倒插門的女婿和孫子,都不要了。

“親家,這是為啥?”蘇老頭壓抑著心裡的複雜和激動,問道。

李掌櫃疼愛的看了李繼祖一眼,語帶驕傲的說道:“親家,你怕是還不知道吧?繼祖彆看年紀小,三歲就已經啟蒙,就連夫子都稱讚是神童,是個讀書的好苗子,隻要好好教導,將來必成大器。”

李掌櫃說到這兒,頓了頓,眼底閃過一抹遺憾,又道:“可是你也知道,我們家是商戶,商戶人家的子孫是不能參加科舉的,我不能因為一己之私,耽誤了繼祖的前程……”安撫,但最後想要拉回股民的信任,還是要你來表個態。”傅承淵沉吟了一會兒,點了點頭。見他首肯了,時桑落的心也放下了:“那就這樣吧,我們分頭行動。”“嗯,”傅承淵道:“你先睡一覺吧。”秦經理在旁邊,跟聽天書一樣聽著兩人溝通,他們到底在說什麼?表什麼態,分頭什麼行動?這兩個人心有靈犀,他完全冇聽懂啊!“秦經理。”“啊,我在。”傅承淵道:“你出去吧。”“哦。”秦經理收起了平板電腦,慢吞吞地出了病房。時桑落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